取出沉渊古剑

感悟亲情 admin 浏览

小编:韩湫十分清楚,霍景城是想从她的嘴里逼问出至圣乾坤功的修炼功法,所以,才暂时没有杀她。 但霍景城的耐心毕竟有限,若是逼问不出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杀死,以除后患。 韩

    韩湫十分清楚,霍景城是想从她的嘴里逼问出至圣乾坤功的修炼功法,所以,才暂时没有杀她。
 
    但霍景城的耐心毕竟有限,若是逼问不出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杀死,以除后患。
 
    韩湫的眼中露出一丝决然,哪怕是拼得重伤,也必须在霍景城赶回来之前逃走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在距离韩湫足有数百米的一座小山顶部,使用空间力量,扭曲周围的空间层次,隐藏自己的身形。
 
    见到霍景城离开之后,他才急速向韩湫的方向赶过去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到达韩湫的十丈之内的时候,原本缠绕在树干上的青鳞线蛇像是发现了什么,突然抬起头来,尾巴一甩,就像鞭子一样甩出去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青鳞蛇尾抽出一声巨响,冒出一片火花,准确无误的击在张若尘前方的位置。
 
    “不愧是四阶蛮兽,感知竟然比一般的天极境武者还要灵敏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知道无法偷袭,于是散去空间扭曲的力量,现出身形,取出沉渊古剑,挥剑向蛇尾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青鳞线蛇快速收回蛇尾,化为一道青色的光芒,游走在地面,冲向张若尘的双腿。
 
    青鳞线蛇,四阶下等蛮兽,力量堪比地极境大圆满的武者,速度堪比天极境中期的武者,在四阶蛮兽中,只能算是较弱的一种。
 
    但是,它的牙齿却蕴含剧毒,哪怕是四阶中等蛮兽被它咬一口,也要暴毙而亡。
 
    “嘶嘶!”
 
    青鳞线蛇露出两颗锋利的毒牙,血红色的眼睛,紧紧的盯着张若尘,咬向张若尘的小腿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速度远远不如青鳞线蛇,于是根本就不躲避,立即使用出一招防御剑招。
 
    剑气,凝聚成一口剑气大钟,急速旋转起来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青鳞线蛇不断撞击在剑气大钟上面,将一道道剑气撞碎,但是却因为力量不够强大,根本无法破开剑钟防御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在剑气大钟之中,不断观察青鳞线蛇的攻击轨迹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张若尘的嘴角露出一丝弧度,“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青鳞线蛇的速度的确快得惊人,就算以张若尘在剑法上的造诣,也很难一剑将它击中。
 
    但是,只要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武者,就会发现,青鳞线蛇也有弱点。
 
    弱点,就在它的头部。
 
    青鳞线蛇每发起一次攻击,它的头部就会稍微迟缓一下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剑刺出去,穿过剑气大钟,准确无误的刺穿青鳞线蛇的头颅,将青鳞线蛇钉死在地上。
 
    张若尘大步向韩湫走过去,道:“我来帮你解开封禁。”
 
    韩湫连忙道:“不行,霍景城使用了大悲封云手,只有他才知道封禁的顺序,外人若是不知道封禁的顺序强行解封,只会让我体内的真气逆行,暴毙而亡。”
 
    大悲封云手,一共有三十六种手法,可以组成成千上万种封禁。
 
    每一种手法,稍微改变一点顺序,就能形成一种新的封禁。若是解封禁的时候,顺序稍微有错,那么被封禁者只有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“是吗?恰好我曾经也学过大悲封云手,或许能够找到霍景城的封禁手法的正确顺序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韩湫面前,盯着眼前这一位有些倾国倾城的仙颜的女子,微微犹豫了一下,道:“得罪了!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张若尘的手掌按到韩湫的头顶,很快就找到她头顶的慧脉,接着向下,探到耳后、脸部、颈部,然后继续向下游走,捏住胸前的灵冲脉,背部的天心脉。
 
    韩湫何曾被男子如此揉摸,俏脸一红,呵斥道: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探察经脉,只有这样,我才知道霍景城在你身上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法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掌,从韩湫的大腿,一直滑向脚踝。
 
    每探索一条经脉,张若尘就会将一丝真气打入那一条经脉,以此来探查封禁。
 
    可是张若尘每打出一丝真气,韩湫就会有一种酥麻的感觉,就像是有一股暖流进入身体,说不定的舒爽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了她一眼,手指快速点出,一连点出三十六指。
 
    看似点了三十六次,可却是在一个瞬间就完成。张若尘的手指,在韩湫的面前,形成三十六道幻影。
 
    下一刻,张若尘的手指已经收回
 
    “嗯!”
 
    韩湫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声,眉心气海的真气,就像突然找到了宣泄口,顿时涌向全身经脉。
 
    力量恢复,韩湫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,一掌向着张若尘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体一侧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沉声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韩湫的修为刚刚恢复,还没有达到全盛状态,力量并不强,所以被张若尘抓住手腕之后,竟然根本无法反抗。
 
    “你放手!”
 
    韩湫的心头更加羞怒,道:“张若尘,你也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,有头有脸的人物,趁我被霍景城封禁,故意占我便宜,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睛一缩,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?”
 
    韩湫紧咬着一口雪白的贝齿,白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你当我是傻子吗?就算是要解开大悲封云手,有必要在我身上随便乱捏?你……你就是无耻败类!”
 
    “我说的是,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?”张若尘冷冰冰的道。
 
    韩湫微微一愣,旋即又道:“原来你真的是张天圭的弟弟。张若尘,我本来还觉得你是一位旷世奇才,有可能超越你的兄长,成为新的天魔岭第一天才。却没有想到,你竟是一个小人。卑鄙!无耻!”
 
    “若不是看在你在黑市中助了我一臂之力,我才懒得赶回来救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她的手腕放开,懒得继续与她争辩,提着沉渊古剑,走到那一条被斩杀的青鳞线蛇的面前。
 
    他用剑,小心翼翼的将青鳞线蛇的蛇皮破开,挖出一枚只有蛇眼大小的毒胆。
 
    韩湫看着张若尘认真的样子,心中的怒火渐渐的平息下去,走了过去,双手抱在胸前,没好气的问道:“你挖青鳞线蛇的毒胆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青鳞线蛇的毒,足以毒死天极境小极位的武者。将它的毒胆挖出来,或许能有大用。”张若尘将毒胆收起,重新站起身,向韩湫看了一眼,沉思了片刻,道:“刚才有所冒犯,对不起。”
 
    韩湫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说对不起的人,应该是我。谢谢你赶回来救我,算你还有点义气。”
 
    其实,韩湫也明白,要解开大悲封云手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张若尘刚才肯定是在探脉,并不是真的想要占她的便宜。
 
    可是她的心中就是气不过,毕竟,从小到大,除了自己的父亲,别的男子连她的手指头都没碰过,张若尘却将她全身都捏了一遍。
 
    所以,韩湫明知道张若尘是在救她,心中依旧十分气恼,只有教训张若尘一顿,才能找回心理平衡。
 
    张若尘主动向她道歉,却更加让她意外,心中的恼怒顿时消失不见,反而生出一股别样的情绪,觉得自己刚才实在太无理取闹。
 
    韩湫微微抿了抿嘴唇,避开张若尘的眼睛,低声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还是赶快离开!要不然,等霍景城回来,麻烦就大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本来就受了重伤,自然早就打算离开,道:“我们就此分开!你走你的路,我走我的路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张若尘施展御风飞龙影,脚踩虚空,一连踩出九步,九步落下之后,他已经达到十里之外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继续前行的时候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风声,回头望去,却见韩湫又向他追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对韩湫一直就有防范之心,所以,见她追上来,便有些不耐烦,道:“你怎么又跟上来了?”
 
    “不是我要跟着你,而是霍景城追上来了!我现在有伤在身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我们联手,或许才有一拼之力。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远处,一片狂涌的飓风,卷起黑色的泥石沙尘,发出巨兽咆哮一般的声音,紧追在韩湫的身后。
 
    在那一片飓风之中,果然站着一个人影,嘴里发出冷厉的声音:“这一次,老夫看你们往哪里逃?”
 
 255.第255章 六品阵法
 
    韩湫的速度要比张若尘快一筹,很快就追到张若尘的身旁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就算我们联手,也肯定不是霍景城的对手。我在和镇灵郡主交手的时候,就已经受伤,说不定伤得比你还重。”
 
    “那怎么办?”
 
    “逃!实在不行,只能与他拼命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的速度已经极快,可是霍景城的速度却更快,追得越来越近。
 
    “哗!哗!”
 
    霍景城飞在飓风之中,手臂一挥,又斩出两道风刃。
 
    以他们两人现在的状态,根本不可能挡得住风刃的力量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几乎同时向左侧扑出去,在地上翻滚,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。
 
    他们逃出树林之后,空气中,突然出现浓郁的白雾,地面上四处都是残垣断壁,有残缺的城墙,破烂的街道,还有一些人类和蛮兽的白骨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韩湫却是一喜,道:“我知道!这里是一处初级遗迹,名叫‘白雾古城’,据说是白雾半圣曾经居住的地方。只不过,久远的时间过去,这里已经彻底荒废。我与云台宗府的弟子,曾经来这里历练过。居然逃到‘白雾古城’,这下有救了!”
 
    “初级遗迹对于玄极境、地极境的武者来说,或许还有一定的威胁,可是对于天极境的武者来说,却并不算危险。你觉得一座初级遗迹,能够挡得住霍景城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韩湫道:“我记得白雾古城中有一座地底宫殿,或许能够挡住他。张若尘,你跟我来。”
 
    霍景城追在两人的身后,不断打出风刃,将白雾古城中的那些残破建筑劈得四分五裂。
 
    “起!”霍景城大吼一声。
 
    强大的风力,将一条宽阔的街道掀飞起来,一块块巨石向着张若尘和韩湫砸了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施展出御风飞龙影,犹如化为一条飞龙虚影,穿行在巨石之间,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韩湫却没有张若尘那么高明的身法,接连被两块巨石背部,嘴里吐出鲜血,娇躯向前抛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唰的一声,横移过去,将韩湫接住,将她抱在怀中,翻滚了一圈,直冲进地底宫殿的大门。
 
    霍景城紧追在后面,也想冲进去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地底宫殿的石门,从上方落下,将霍景城挡在了外面。
 
    石门足有五十多米高,是用坚硬的金刚铁砂岩打磨而成,就算是天极境的武者,想要将石门轰开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“
 
    张若尘抱着韩湫,从石梯上面翻滚着掉落下去,摔在地底宫殿的底部。
 
    本来张若尘就遍体鳞伤,这么一摔,全身就像散架了一般,躺在地上,动也不动的喘着粗气。
 
    太惊险了,只差一点,就被霍景城给追上。
 
    韩湫被张若尘抱在怀中,压在张若尘的身上,也是动都不动一下。先前,她被两块巨石击中背部,受了极重的内伤,差一点就晕厥过去。
 
    她就趴在张若尘的怀中,双手抱着张若尘的脖子,低声的道:“谢……谢……”
 
    此刻,两人几乎是零距离接触,十分旖旎。
 
    张若尘感受到身上压着两团柔软的酥峰,鼻尖闻到一个淡淡的芳香,立即清醒过来,五指在韩湫的背部摸了摸,轻轻的推了推韩湫的身体,将韩湫推到一旁。
 
    张若尘艰难的坐起身,取出一枚光属性的灵晶,将真气注入灵晶。
 
    灵晶,散发出明亮光芒,将地底宫殿照亮。
 
    地底宫殿十分广阔,高度达到一百二十米左右,长度达到两百米,宽度差不多是八十米,十分空旷的空间,像是一座地底练武场。
 
    在宫殿的石壁上面,刻着很多古老的纹路,似乎是某种阵纹。
 
    韩湫也已经坐了起来,脸色有些苍白,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谢谢你刚才出手救我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有些好奇的盯了她一眼,道:“你不是已经谢过了?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韩湫的脸蛋有些发烫,生怕张若尘揪住刚才的事不放,于是又补充了一句,“刚才发生的事,我完全记不得了!”
 
    “记不得,就算了!快点养伤!这一座地底宫殿荒废得太久,防御阵法早就已经失去作用,单靠一扇石门,挡不了霍景城多久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话刚刚说完,一声巨响就从石门的方向传来,震得整个地底宫殿都微微晃动了一下,掉落下一粒粒灰尘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霍景城开始攻击石门,每斩出一道风刃,就会在石门上面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。
 
    差不多每隔一秒,石门就会被打得震动一下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不敢耽搁,立即服下疗伤丹药,盘坐在地,开始疗伤。
 
    一个时辰之后,张若尘睁开双眼,站起身来,听到外面传来的巨响,眼中露出深深的忧色。
 
    经过一个时辰的疗养,张若尘的伤势大概已经恢复一成,但是想要痊愈,至少还需要两天时间。
 
    以地宫石门的防御力量,别说是两天,就算是两个时辰估计都挡不住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向地宫石壁上的那些阵法纹路,沉思了片刻,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韩湫也睁开双眸,看见张若尘的举动,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以我们现在的状态,一旦石门被攻破,我们必死无疑,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拖着下巴,盯着石壁上的纹路,手指轻轻在石壁上抚摸,道:“若是能够修复地宫的阵法铭纹,将防御阵法开启,那么就算霍景城的修为再强大十倍,估计也闯不进来。”
 
    韩湫摇了摇头,道:“没用的,这里的阵法,乃是白雾半圣亲手刻录,十分高深。云台宗府的一位阵法大师,在这里研究了三个月,也没能将阵法研究出来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虽然不是阵法大师,但是却看过很多高深的阵法书籍,对阵法还是略有研究。说不定,能够将这里的阵法铭纹,修复一部分。”
 
    韩湫白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也不知你是哪里来的自信,就连阵法大师都无法研究出来的阵法,你以为你一个时辰,就能研究透彻?”
 
    “你们云台宗府的阵法大师,最多也就只是四品阵法师。你觉得他看过五品阵法书籍?六品阵法书籍吗?”
 
    “你看过?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若是我没有猜错,地宫石壁上的阵法铭纹就是一座六品阵法。”
 
    阵法师,在昆仑界,可以说是相当尊贵的职业。
 
    一座城池,一个宗门,若是阵法的守护,很容易就被蛮兽攻破,被屠城,被灭门。
 
    所以,每一座城池都会布置护城大阵,而且,至少都需要三品阵法师,才能将护城大阵布置出来。
 
    如云武郡国的王城的护城大阵,必须要有四品阵法大阵监督,才能布置成功,爆发出来的威力,足以碾杀天极境的武道神话。
 
    在天魔岭三十六郡国,四品阵法师已经是站在巅峰的存在。
 
    至于刚才张若尘所说的六品阵法,那是韩湫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 
    六品阵法书籍,别说是云台宗府,就算是天魔武城的武市学宫的内宫学府也不可能有。
 
    韩湫有些震惊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云台宗府的那一位阵法大师,也说这一座六品阵法的阵法铭纹。难道你真的精通阵法铭纹?”
 
    “不是精通,只是看过很多六品阵法书籍。”张若尘肃然的道。
 
    六品阵法的复杂程度,根本不是一般武者可以想象。想要将一座阵法阐述清楚,一位六品阵法师至少都要书写一本书籍那么多的资料。
 
    可以说,一座阵法,就是一本书。
 
    若是有一本六品阵法的书籍流传出来,也肯定会遭到阵法师的疯抢。只要能够从中参悟出一些东西,就足以让他们在阵法上的造诣提升一个层次。
 
    但是,听张若尘的意思,他似乎看过很多六品阵法的书籍,所以,韩湫才会感觉到相当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若是韩湫知道,张若尘还看过很多七品阵法书籍,八品阵法书籍,也不知她会做何感想?
 
    韩湫问道:“你有几成把握,可以布置出六品阵法?”
 
    “布置出六品阵法?”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以我现在对阵法的理解,根本不可能布置出六品阵法。但是,若只是修复这一座六品阵法,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。而且,根本不需要完全修复,哪怕只是修复十分之一,就足以挡住霍景城。
 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jackgodde.com/a/ganwuqinqing/20180220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